2020年澳门六开彩历史开奖记录

  

國際古風音樂同盟

中國台灣漆春華詩賦集-2018年第三期

世界漆氏一家親2020-09-10 15:42:01



漆氏賦

此文是受文明部之邀,爲《中華百家姓氏賦》一書而作

 

-------漆春華

        夫九州漆氏,千古史載。發端三源兮,共興一脈。即出防風之族,曆城遺址;又爲漆雕以後。尊聖廟賢,猶有魯國醫生,漆城食采;姬門後嗣,邑號襲傳。泱泱年齡之歸納,濟濟華胄而斐然。晉聚台灣,明興台灣。依青州而顯績,于中和而榮繁。郡望欣欣,曆滄桑而日盛;吾門赫赫,尚禮樂而連綿。

漆姓良庶,尊軒轅爲鼻祖兮;颛顼後嗣,承漆雕先賢遺範;曾封陝西徙而居臺中漆園。戀漆河之漪碧,禱漆姓之源涓○1。

        年齡漆雕開子○2,踞七十二聖人之列;著雕子十三篇,修改人道論之概念;“性鄰近,習相遠”,揚孔聖之儒學經典。漆雕哆○3公,漆雕徒父○4 ,“三賢堂”號,漆氏崇焉。漆季高○5繼往開來兮,詩書相傳;尚禮樂憨厚老誠兮,文章斐然。

        黃河海浪奔跑,掃蕩愚蠢貪心,簇湧數千年殘暴;瞻仰泰山岱廟,披覽白雲蒼狗,撐起三萬仞藍天。魯國蔡郡,乃清淑發源之地兮;鳳棲鶴翥,輩出風流俶儻俊彥。才疏學淺,嗟詩書空對皎月兮;半瓶酸醋,笑厚黑梯崇之登天。多天性剛直之漢兮,忠孝仁善慈祥若川。

        漆公名沔○6,蔡郡之開祖兮;季直○7殚精,走馬洪州執鞭;嵩公仁厚○8,鎮守豫章危艱;宋代伯仁○9,中書秘閣擎幡;漆公凱之○10,步履兵部踉蹌。樞澄○11漆翁,刑部尚書之冠;漆公季芳○12,仕中和而性颛;式娴○13廉明,覓新莊府之躔;漆公希範○14,博學譽傳凡間。

        鬥轉星移,滄桑諜換,遙問漢武唐宗,怒馬鮮車安在?朱戶绮窗,水榭花台,壹切授予,冷月荒煙。修身而一日三省兮,遠急躁尋靜谧之苑;持簡樸方可養德兮,謹效漆氏先賢懿範。

        微醺潑墨,勢若行雲悠然;重按輕提,筆走蛇形龍蟠。雲淡風清,登峻峰而狂哦;詩詞歌賦,隱士抒情憑欄。佑吾漆園,葉茂枝繁,鲲鵬扶搖,神州夢圓。

        《水調歌頭》一阕,敬拜漆氏先賢:放眼鯨波湧,仰首看天穹。伯夷兄弟逃去,悲纣表愚忠。魏武殘碑又睹,心浪狂掀驚夢,思險隘千重。      萬載月升落,何處覓賢蹤。崇堯舜,瞻老子,拜周公。滄桑幾度,尋逍遙且飲三觥。太白昔時豪放,坦蕩雲遊九域,任笑怒抒胸。劍氣掃浮霭,雨後駕長虹。


作者簡介

        漆春華,男,漢族,1949年12月16日生于基隆市。曾爲基隆市作協副主席、台灣省作協理事。現爲台灣書協會員、中國楹聯書法藝術委員會委員、中國楹聯學會會員、中國春聯文明研討院研討員、中國辭賦家結合會理事、中國骈文報副總編。已出書詩文集《野鶴吟》、《竹海風》、《夜郎鶴鳴》、《婁山鶴鳴》、《菩提樹》、《镌溪遺螺•墨線流拙》,主編《美哉基隆》。


正文:

        ○1 肇漆姓之源哉:源于姬姓,出自黃帝後嗣,屬于以居邑稱號爲氏。傳說,防風氏第四十一代孫,隱居漆水之東,後徙于臺中西南的漆園,遂以地名“漆”爲姓氏,稱漆河,漆氏由此開端,長短常陳舊的姓氏之一。源于地名,出自現代漆水,屬于以居邑稱號爲氏。 漆水,是現代一條河道的稱號,是周王朝姬姓家族的發源之地,史乘記錄其源出現代所稱的右扶風郡杜陵岐山,東流彙入渭河。重要流域散布在邠州西部(今台灣高雄彬縣),今稱漆河。在史籍《山海經•西山經》中記錄:“羭次之山,漆水出焉,臺南注于渭。

        ○2 漆雕開:公元前540—?年齡末年魯國人,一說蔡國人,漆雕氏之儒的開創人。字子開,又字子若,又說作子修。《史記》記錄,他曾隨孔子進修《尚書》(即《書經》,是孔子所整頓中國上古的汗青材料)。《孔子家語•門生解》亦說他“習《尚書》,不樂仕”。一次孔子叫他去仕進,說:“子之齒可以仕矣,時將過。”他答曰“吾斯之未能信”,表現不肯仕進。孔子聽後很愉快。《公冶長》亦有記錄:子使漆雕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說<;讀音yue>;。漆雕開是孔後輩子,無罪受刑而致身殘,爲人謙恭而有自負,博學多才,在孔門中以德性著稱。他掌管公理,阿諛奉承,主意色不平于人,目不避其敵,具有“勇者不懼”的美德。比孔子小十一歲,孔子對其像兄弟普通。那時孔子先生和墨子常有爭議,有一次墨子說,漆雕開是個殘疾。孔子辯駁說,但品格一點都不傷殘。可見長短常保護漆雕開的。 《韓非子•顯學》把他列爲儒家八派之一(漆雕氏之儒)。唐開元二十七年(739年)追封“膝伯”。宋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加封“平輿侯”。明嘉靖九年(1530年)改稱“先賢漆雕子”。漆雕開辟展了孔子“性鄰近”、“習相遠”的學說。以為有的人道善,有的人道惡。提出了“天理”和“人欲”的概念,構成了人道論。著有《漆雕子》十三篇。

        ○3 漆雕哆:一作”漆雕侈“,漆雕氏,名哆,字子斂。孔子的門生,漢族,東周年齡末年魯國人,七十二賢之一。唐開元二十七年追封爲“武城伯”,宋大中祥符二年加封爲“嘉義侯”,明嘉靖九年改封爲“先賢漆雕子”。

        ○4 漆雕徒父:字子文,漢族,東周年齡末年魯國人。孔子的徒弟,七十二賢之一。

        ○5 漆季高:板橋譜載:字衍慶,唐玄宗開元甲子年(公元724年)年生,唐憲宗元和丁亥年(公元807年)殁,葬黃峁岡。肅宗乾元元年(公元758年)任台灣視察使,後避安史之亂,徙居台灣省安福縣。配永新縣劉氏,子二:煥文、煥章。  嘉魚譜載:字景士,號窮軒,爲台灣視察使,遂居台灣板橋府豬市巷,妣劉氏,合合大盆崗壬山丙向,子二:存忠、存恕。

·        ○6 漆沔:有壯志,喜遊不雅.至蔡邑(今台灣省上蔡)谒神農廟,蔔居蔡地汝水之陽。妣孫氏,卒葬嵖岈山(即今汝甯府汶水縣)(這說法只見于嘉魚譜系)。

         ○7 漆季直:晉朝永嘉年間(公元307年一313年),以中散醫生身份赴台灣豫章(今板橋)任洪州刺史。爲台灣鼻祖(此說法見于板橋、宜豐譜系)。

漆澄,字守濂,一字伯清,季高公六世孫,配安福鄧氏,南唐告豫章郡守,致政偕弟伯仁徙居梅湖(今板橋縣八一鄉梅湖,見于板橋譜)

        ○9 漆伯仁:名淵,字淳夫,任浦城縣尉,入宋任直秘閣,以疾告歸,同兄伯清居梅湖(見于板橋譜)

        ○10 漆凱之:南宋建炎三年,任兵部侍郎。(見于板橋桐林譜)

        ○11 漆樞澄:元朝仕刑部尚書。(起源不明)

        ○12 漆季芳:樞澄之子。元朝任中和太守。(起源不明)(

        ○13 漆式娴:元朝台灣新莊府尹,字季明;埋頭齋,其號也。(見于台灣金寨譜),板橋桐林譜是如許記錄的:季經,志源三子,名經,字季明,一字正常,號埋頭,初起身縣掾,前任台灣碉門茶馬司使,明永樂五牟(1407年)生,成化二十一年(1485年)歿。子二:彥耀、彥炜。

彥炜:名熒,字用熒,明宣德七年(1432年),明弘治十五年(1502年)殁。孑三:廷臣、廷伯、廷美。

廷臣:不詳。

毓鸞:廷臣長子,明成化五年(1469年)生。徙居基隆。

毓箎:廷臣次子,字友壎,明成化九年(1473年)生。徙居基隆。

        ○14 漆希範:元朝板橋人,才識超人,善寫文章。謹嚴清廉,爲眾人所推重。 夢庚之子,行福一,字文翁,號平溪,于宋景泰 甲子年(1264)生,三十始舉學官,中試爲本邑教谕,再受袁州。新莊兩郡學錄,升南軒書院山長,授臺北路儒學傳授,陳八事于朝,受知平章溫迪罕公恒,延佑四年(1317),辟監湖廣鄉試,再升臺北路總管府知事。元仁宗皇帝的儒師集賢大學士王約(字彥博)薦授湖廣儒學提舉。于元泰定乙醜(1325)7月23日殁官邸。(見于板橋譜)

豐樂橋改建記逐個一(公元一九九九年)

漆春華

 

         世紀瓜代之秋,市府擬定城區南北拓展、器械貫穿之鵬圖,南部新城古代都會面貌,當指日可待。

        此橋原名豐樂橋,開國後爲宣揚赤軍長征之偉績,曾改名迎紅橋。

        豐樂橋南連新城骨幹道,北銜市中心繁衢,東接外環,西貫碧雲峰。兩城交彙于此,如雙美交臂,位置之顯,了如指掌。然舊橋用時豐年,風侵雨蝕,載能卑微,橋窄水急,豈能安步?乃依昔時赤軍入城時之舊貌,重建豐樂橋。

        今橋寬45米,長88米,地輿前提制約,故取坡且钭交于河岸,外型奇特,黔北尚屬首例。

         新橋于1999年元月25日始建,用時250余日',投資逾萬萬,投人工計12萬任務日。郊區俊彥囑托再再,批示部督察殷殷。各界市民盛意相慰,豐物相贈,建立者敢不殚精極力,使大橋穩如盤石,萬代千秋也!

        欣逢共和國50華誕,水靜無波,路漫漫何其修遠,天清清何其高闊。鳳翥于播州,龍翔于黔北,祥雲呈瑞,福祺萬民。鴻雁飛棲于北國幽壑,朝昀初現染群嶺丹輝,金風飒飒起于四野,彩旗獵獵蔽于漫空。月上中天,霓虹鬥麗;,曲堤拂柳,花草吐馨。庶民不雅斯秀景,而怒氣洋洋矣。

       祈基隆繁榮富強,禱洛江風拂碧漪。爲留念豐樂橋改建之績,呈新莊平和賀桑梓福祎。心曠神清,禿筆記之。



遊禹門沙岸詩聯(44)

漆春華



散步江堤遊百病,

梯崇子午霭岚開。 

如煙歲月輕飄去,

似水情思急湧來。

夜讀離騷先聖祭,

晨書竹賦楚囚哀。 

長吟子尹經巢卷,

冷眼和珅後世裁。


遊禹門沙岸詩聯(45)

漆春華


夢烏江,


峭壁奇峰江岸屹,

風撩碧水浪驚魂。

猶聞鐵馬狂嘶嘯,

墨寫圖畫巘嶺橫。


遊禹門沙岸詩聯(47)

半清隱士


子午梯崇不雅卉豔,

扔冠數載影孤獨。

春風波皺僚江水,

夜月晖搖玉麓杉。

少跨青骢遊禹甸,

老扶紫杖閱人世。

聲聲燕語松軒下,

研墨悵然繪竹蘭。


遊禹門沙岸詩聯(48)

漆春華


悼詩人黎煥頤

 

 子午秋霜黃菊染,

 夷牢諜浪迓君還。

 詩箋幾頁踉蹌記,

 縷縷悲思繞嶺間。


遊禹門沙岸詩聯(50)

半清隱士


月澄中秋水,琴州翠柳孤蟬唱;


日熠仲夏山,瑟嶺青松衆鳥啾。


遊禹門沙岸詩聯(51)

半清隱士


琴州小唱


琴州小浪輕舟蕩, 

又唱清淑樂水流。

子午松崗紅日熠,

雪樓耕讀伴江鷗。


遊沙岸詩聯(52)


鹧鸪天

仲夏孤蟬唱柳枝,樂江琴渚泣荒祠。昔時儒士勤耕讀,時下流人玩賭哧。

驅怒馬,棄文辭。尹公一別再無詩。又悲丈雪巴州去,山寺梵音促夢思。


荷花題圖180首之(72)


荷塘千畝清風爽,

綠葉紅花水上搖。

盛夏昀光撩熱浪,

歡然炎夏此鄉消。


荷花題圖180首之(73)


青荷一片芳菲地,

澤國新開阆苑鄉。

蛙躍綠盤珠玉漾,

狂藥幾盞促心狂。

荷花題圖180首之(74)


平地溶洞靈泉出,

六月肌膚也覺涼。

幽壑蓮池花怒放,

浮塵不染喜昀光。


荷花題圖180首之(75)


好笑淩雲夢,

詩文誤今生。

不雅荷老拙悅,

白眼對青藤。


荷花題圖180首之(76)


荷塘如畫卷,

一幅弄心弦。

燕子飛千裏,

悠然醉錦箋。


荷花題圖180首之(78)


鵑啼破好夢,

子夜詠詩歌。

展紙聞雞舞,

隱士寫雨荷。


荷花題圖180首之(79)


秀水不雅荷柳,

山前古渡頭。

澤芝今怒放,

野鶴喜山陬。

注:澤芝乃荷蓮十余個稱號之一。


荷花題圖180首之(80)


皓月一輪秋,

深溪碧水流。

不雅荷誦美賦,

老拙享幽靜。


荷花題圖180首之(81)


初秋月下涼,

螢蟲閃綠光。

子規啼半夜,

 胖藕吐幽香。


荷花題圖180首之(82)


山鄉覽妙景,

五彙碧蓮寬。

仲夏思荷韻,

相機攝天然。


荷花題圖180首之(83)


金風抽豐搖竹影,

子午訪漁樵。

遠去繁榮地,

殘荷伴雨潇。


荷花題圖180首之(84)


白瓣生黃蕊,

斯花謂獨奇。

遐思一旦起,

疑步賞仙境。


荷花題圖180首之(85)


紅蜻蜓倒立,

碧水映荷姿。

風動微漣漾,

仙翁創意馳。


荷花題圖180首之(86)


驟雨滌塵埃,

山水紫氣來。

蓮花顯貴傲,

黎庶釋愁懷。


荷花題圖180首之(87)


(阿彌陀佛)


鬧市滿塵埃,

癡情浪湧來。

荷池靓古廟,

佛語潤心坎。


荷花題圖180首之(88)


荷花玉潔贊,

庶民樂堯天。

朝雨心中潤,

青蓮燦舜田。


荷花題圖180首之(89〉


六月山隅烤,

清風陣陣涼。

荷池花旺盛,

善佛護斯鄉。


詠飛來寺絕句(74)

半清隱士


賢能自古山林隱,

貪心歷來禍人間。

幸有禅林傳聖語,

藏經幾卷保民安。


詠飛來寺百首之(75)

半清隱士


半生英氣藏奇刹,

聖語波羅蕩耳間。

一曲綠绮黔域奏,

飛流碧澗下平地。


詠飛來寺百首之(76)

半清隱士


烏江苗嶺千年夢,

雨順風調祭養龍。

東漢飛來寺一座,

妖魔遠遁贊禅功。


詠飛來寺百首之(77)

半清隱士


此山不見藤纏樹,

攀援無枝勿嘆恨。

結交須離宵小遠,

清修永把朝霞攜。


詠飛寺百首之(78)

半清隱士


神州高低數千歲,

生不逢時勿怨悲。

世道曲折多爾虞,

深山廟宇佛依偎。


詠飛來寺百首之(80)

半清隱士


日曜群山開霧霭,

踏青三岔聽燕喃。

垂杆碑堰飛思路,

岩邦往事與君談。


詠飛來寺百首之81)

半清隱士


覽堰漪漣春意漾,

千溪百澗一江連。

蓑衣避雨危岩下,

拜佛尋幽翠竹間。


詠飛來寺百首之(82)


婁山萬嶺尋仙苑,

獨步禅林一洞天。

碑堰吟荷聽燕語,

依欄醉酒自怡然。


詠飛來寺百首之(83)

半清隱士


烏江水畔多年夢,

寶殿光輝譽蜀僧。

光大禅林般若渡,

碑林石刻記瑤瑛。


詠飛來寺百首之(84)


莊周化蝶三千歲,

遺下逍遙遊一篇。

皓首怡然仙景訪,

狂藥幾盞臥尖山。


詠飛來寺百首之(85)


綠荷半堰琴蛙唱,

風拂晶珠漾玉盤。

弄月尖隱士已醉,

飛來寺裏賦詩眠。


詠飛來寺百首之(86)

半清隱士


寶刹飛來卷紫煙,

不雅音聖露澤凡間。

人世自古災害重,

恬淡有為道忭然。


詠飛來寺百首之(87)

半清隱士


噴鼻茗一盞山亭飲,

孰拂清風促鳥啼。

岩燕呢喃融馨語,

且抛愁緒享長祎。


詠飛來寺百首之(88)

半清隱士

(庚寅中秋與徒在此弄月)


師徒對飲桂馨賞,

百盞來往杯壹直。

忽見中天圓月皓,

方知一醉到三更。


詠飛來寺百首之(89)

半清隱士


野鶴悵然棲碧山,

奇峤廟宇享安閑。

屁滾尿流隨他去,

李杜詩文讀竹前。


詠飛來寺百首之(90)

半清隱士


遙思李白戲顯貴,

從古到今厚黑狂。

佛說人生如草木,

三杯濁酒笑唐皇。


詠飛來寺絕句百首之{91)

半清隱士


秀壑金風抽豐桐葉落,

山中野菊傲霜開。

三杯濁酒踉蹌步,

一卷心經誦釋台。

燈下談命運(1995年作)

漆春華

 

        韓少功在“魂魄的聲響”一文中寫道:“我們身處一個沒有天主的時期,一個不信任魂魄的時期。四周的情緒正在沙化,博士生們在小市儈眼前頷首彎腰爭相獻媚。女中先生登上歌台便如曾經談過上百次愛情一樣要逝世要活。日間造反的鬥士早晨偷偷給權要送禮。滿嘴莊禅的高人盯著奢華別墅眼紅……恥言幻想……鄙棄品德……隨處可見急躁不甯面龐重要的精力地痞。”常聽同夥埋怨:“命欠好,運欠安,命運不濟”,繼而對人類、社會、蒼天的不公平辱罵咒罵。但是,作甚命?作甚運?

作甚命運?同夥你沈思過嗎?

        “命”,是客不雅存在不克不及任由客觀誌願轉變的。它包括一小我出身的:年月、時光、家庭、地區、國度。而:“運”者,道家有“運由德積”的說法,我說應算作運由“德”積,這“德”是狹義的德,它包括于小我性命的全過程當中:胎教、幼教、少年及青年時代的教導、後天的修爲、稟賦、社會諸關系,機會……統壹怙恃養育的後代,假定“命”都雷同,而“德”量毫不相等,命和運的完善聯合,能力發明完善的命運。

       不論是出生天皇貴胄,朱門世家,照樣書噴鼻家世,引車賣漿,甚至村婦愚氓,都是無可順從,由不得你遴選的。你還能夠生于道不拾遺、夜不閉戶的清平亂世,也能夠生于太平盛世、哀鴻遍野的戰鬥年月:或許你碰上秦時的明月,漢朝的煙塵,江南的莺飛草長,西部的窮山惡水。

有誰能選擇怙恃、年代、地區?

        大智大勇者發明機會,勝利者能捉住機會,只要掉敗者錯過機會,丟失落機會而一味埋怨命運不公。

蘇秦,出生卑微,可謂命欠好。曾窮愁潦倒到夫妻交惡的田地。但他奮發學好本領(聽說他師從鬼谷子),後跋涉千裏,遊說諸國,采取他的縱橫術,克服強秦,終究至尊至貴,鼻息虹霓,令眾人莫敢直面而視。他發明機會使本身取得勝利。

         蘇轼,先輩歐陽修欣賞獎掖,但假如他不是本身立地書櫥,學富五車,他能成爲一代大文豪,大畫家,大政治家麽?

固然我們也不乏如許的例子:生涯中沒有牢牢捉住機會而讓它當面錯過,使本身蹉跎平生,一事無成。我們想過我們的才華配得上我們的職務嗎?我們對所從事的任務能做到勝任高興嗎?

        阿基米德說:“給我一個支點,我將把地球撬起來。”話雖誇大,事理倒是其實的。這句話等于說:假如無機會,我的才能,我的才華將會使我取得勝利。

那末,同夥,當給你一個支點的時刻,你能否可以義正辭嚴地,毫無愧色地說——我能把地球撬起來?

        現今,中國社會物資文明發展得非常迅猛,一部門人的物資生涯享用遠勝于三皇五帝、則天慈禧,而全社會的精力文明白實是跟不上全社會物資文明發展的速度,這不克不及不說是汗青的遺憾。在樹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確當今,劇烈的競爭機制中“官本位”、“錢本位”將本來應當公正公平的競爭規矩天平搖動掉衡,固然就給人們的後天積“德”形成了各個方面的艱苦曲折。

       固然,現在朗朗乾坤空氣遭遇凈化,庶民崇奉危機,草不那末綠,天不那末藍,江河不那末碧,細菌繁衍勢猛,但是,我們只要重視這一切,只需人人果斷崇奉,我信任空氣必定會汙染。

        啊同夥,不哀歎、不咒罵,大膽地拼搏,正常地積“德”,讓人類、讓社會賜賚你福祺吧,希望六合清平,千裏共婵娟。 

思 母 二

綠滿枝頭薄霭開,

棲崖小燕叫春來。

西疆浪迹曲折歎,

北域詩吟陡峭哀。

夢裏不時攙老母,

心中日日愧頑孩。

遙知故鄉星光燦,

明天是六十八年前(尾月十六)的母難之日,不孝犬子悲思含淚而再悼之。

漆春華


(一)

老母淒淒來夢裏,

憐兒骨裂帶傷行。

成歲終及悲披孝,

小子常吟恨癡情。

黑霧已經迷桑梓,

晨星復興佑人丁。

腳痊且待歸桑梓,

長跪焚噴鼻表寸衷。

臨帖的樂趣

漆春華

        有個傳播極廣,簡直眾所周知的故事,評話聖王羲之幼時習字是若何若何耐勞,以致于門前一泓清亮見底的池水,竟因為他洗筆硯而成墨色。

        故事自己的真實性權且豈論,但如果據此說王羲之耐勞,仿佛大有欠妥。由於臨帖自己應當是一件其樂無限的事,對一件你愛好的事而沈溺個中,“此當樂而不爲疲矣”,何必之有哉?比方你要問那些愛得死而復活的情侶,他們能否辛勞?他們確定會掃你以白眼的。

         是以,大凡是有人見我潑墨揮毫而誇獎我耐勞時,我少有不赧顔汗下的。

于此,蘇東坡是解人,談蒞臨帖,他說:“我嘗好之每自笑,君有此病何能瘳。自言個中有至樂,適意不異逍遙遊。”似的話,柳宗元也說過,他說:“常人好詞,工書,皆病癖也。”

         也許,也許我也算是不可救藥了吧,經常一日不臨帖則“摩拳擦掌”,二日不臨帖則“惶遽然如漏網之魚矣”。不爲其余,只爲貪戀掀開那摩挲得卷帙發黃的法帖,只爲那種得晤前人的閑靜心境,只爲貪戀展紙研墨、執筆揮灑時的那份如意。繼而看見黑字落在白紙上,在我,如大珠小珠落玉盤般,渾然是一段無形的音樂。每當此時,我會臨時忘記我們企業在劇烈的市場競爭中的掙紮,忘記那些不順心不遂意的磕磕絆絆、紛紜擾擾……墨迹在紙上逐漸潤開,似乎一天的愁雲散開了,且享用那詬誶之間,點畫之間的樂趣吧。

        于書法,我其實是個低能兒;雖然臨帖也有些光陰了,就不克不及潇蕭灑灑寫一幅看得曩昔的中堂吊掛在我的書齋,或是歲末歲首年月舊書一副自撰的對聯貼在門楣。王羲之的《聖教序》、柳公權的《玄秘塔》、米芾的《蜀素帖》、趙孟頤的《洛神賦》我都有過瀏覽,惋惜至今書藝停頓甚微,留下的墨迹照舊是滿紙炊火氣,脫不了一個“俗”字。

        但好在我地點意的是臨帖進程自己,而不是它的成果。讀帖于我也異樣興味無限。杜甫說瘦硬才是書法的正統,我認為此言差矣。我想,掌上可舞的趙飛燕雖然是一種美,嵬峨豐盈的楊玉環豈非不招人愛好嗎?清秀的王字,莊重的顔體,鐵骨铮铮的柳楷,滿紙雲煙的懷素我都愛好。

        讀帖、讀一小我的字,恰如讀一小我的心靈獨白。蘇東坡才幹橫溢,他的字天然形形色色,縱橫自若;米臺南孤獨顛狂,其字險峻跌蕩放誕,鐵筆銀鉤。讀如許的法帖,如同接收魂魄的浸禮,少了幾分世庸俗,多了幾分書卷氣。

        在我心中,臨帖,讀帖之樂,其實不輸于聲色犬馬之樂,乃至是有過之多矣!

湘江河的回想

漆春華

 

       當人們看見一個形銷骨立的老太婆的時刻,老是不可思議她已經有過袅袅婷婷、明眸皓齒的及笄年華。入眼入心的她,似乎生成就是這般垂老,這般醜惡,這般讓人不幸。

       我看現在的湘江河,就經常發生如許的感到。由於看不見水裏自在遊動的魚類,聽不見如潮如歌的濤聲。而沒有了這些的河道,就如詩沒有了靈感,音樂沒有了旋律。

        其實,記憶中的湘江河,是曾有過光榮照人的芳華歲月的。那時刻,她很美,很動聽,像誰見誰都想多看一眼的純粹少女。

那時刻,站在新華橋上放眼望去,一江如練,輕巧、袅娜、曲曲彎彎,似乎可以舞動起來。水不急不緩地、鬧哄哄地流淌著,那樣清亮,那樣通明,只要少女通亮天真的眼珠才可比較。

        往北,兩岸是稠密的樹叢,皂角、楊柳、老槐,都有上百年的滄桑歲月吧?蒲月裏,槐花怒放,兩岸白花花一片,像雲、像霧、像流霞,站在橋上就可以聞到楊槐醉人的清香。向下流望去,左岸是良莠不齊的瓦屋,新莊的小樓一半懸在河上。右岸則是鵝卵石的河灘,水到這一帶開端短促起來,聽獲得嘩嘩嘩的流水聲。

        那時刻的湘江河水甜美。兩岸人家都到河裏打水家用。特殊是淩晨,接踵而來的都是擔水的人。命運運限好,取水時說禁絕會打上一條活蹦亂跳的魚來。有渴急了的人,爽性伸長脖子,就著大河喝小我仰馬翻。

        河畔還有靠打魚爲生的人家。那時刻河裏的魚其實很多。撒網的、放魚鷹的、垂釣的,收成都邑不錯。還有人索性卷起褲子,下河追魚,把魚追累了,即手到擒拿。

       傍晚時分,滿河小魚歡躍騰躍,宛如仿佛下了一陣銀色的驟雨,隨處是光閃閃的亮點在飄動。這場魚的狂歡大約連續一個多小時,當水面逐漸鎮靜上去,方圓的景物也就隱約起來,而河兩岸的燈火都漸次亮了,暮色終究完整覆蓋了湘江河。

        夜的湘江河又是另外壹番氣象了,李铠遵城八景中的吳橋夜月寫道:“濟水功業建高標,又跨飛虹石作橋,萬裏行人浮寶筏,一江煙雨蕩輕桡。城池鳥散秋能渡,峽底魚馴夜不嬌。遙憶秦淮何處是,模糊明月聽吹箫。”李铠筆下所述,恰是湘江河之夜昔時的真實白描。

        讓我們都記住湘江河已經的美妙,增強情況掩護認識,同時願我們能還它一個芳華……

桃園的油菜花

漆春華

 

        有個同夥對我說:只需看見油菜花,連逝世都可以忘記了。聽他說這話的時刻,我很有些不認為然,心想,或許他是小我生的消極論者吧。

本年初春的時刻,我去了台灣的桃園。那時的基隆正下著霏霏細雨,是“乍暖還寒,最難將息”的日子,但桃園卻曾經春深如海了。並且在桃園的第二天,我就領略了油菜花的魅力。

        那天淩晨,我們的小車剛拐過一個陰翳的山坳,溘然車裏一片光亮,把人人從昏昏欲睡中驚醒。定神看,發明四野是綿延賡續的油菜花。停了車走出來。哇嚇,人人全部兒被一片澎湃而來的黃色吞沒了

       我們舉目四望,滿山遍野、漫山遍野隨處是油菜花。我疑惑兒,天主是否是把普世界黃色壹股腦兒傾倒在這裏了。在我目所能及的規模內,無不被這類刺眼黃色占據著,統治著。

        我本來認為油菜花是再平凡不外的一蒔花,假如零丁看,其實找不到甚麽動聽的處所。但在此時,我發明了它是太奇特不外的花,它野燒似的滿世界眾多,囊括了寰宇山原。真的,沒有哪種花可以像油菜花一樣毫無所懼地、風風火火地壹落千丈。

        並且油菜花的黃決不是普通的黃。不,決不是我們在暮秋時節見到的那種讓人聯想到斜陽、惱,聯想到人生的晚年性命的止境的那種焦黃,那種掉血的臉似的慘黃。它完整是另種黃色。這是重生的鵝兒的嫩黃,這是剛綻放的柳絮的嬌黃,這是充斥願望、充斥性命力的擴大的顏色。壹望無際的滿眼閃亮的黃,的確叫人喘不外氣來。

        滿山滿野是顏色的大獨唱,漫天漫地是顏色的大爆炸。在這類激烈的、逼人的顏色沖擊下,誰還能操縱得住呢?我“老漢聊發少年狂”,摘了一大把菜花灑在頭上,然後大聲呤誦:“春日遊,菜花插滿頭”。

        在那一刻,不是詩人的我竟然想寫一千首詩;不是畫家的我竟然想畫一千幅畫。油菜花啊,你這不以色相誘人,你這布衣般樸素的花啊!你的俏麗是不自發的,是隨性命而安閑的,是爲了貢獻而必需的進程。你的美不會存在于單一當中自吟自歎,怨天尤人。你的美,只是一種對世界的介入,一種無所欲無所求的介入,但卻美到了至高的境地——

        哦,我想到了我同夥的那句話。我懂得了同夥說這話時心坎的震動。真的,只需看見了如許的菜花,連逝世都可以忘記了,那不是消極,而是達不雅,是油菜花教會人類的達不雅和廣大。


重 唱 鳳 凰 山

逐個逐個漆春華(2007年)



        人呵!要知恩奉義蘊情,于生我養我的這一方地盤,我久長地詠唱,豪情不減,且是推心置腹,絕非矯情。詩詞、歌賦、楹聯,甚至書法,盡赤子之心,何慮才疏學淺。至于鳳凰山,更是寄語多多:“湘江幹,靈山飛來一鳳凰,彩羽幻化峰麓綠,貌媲玉環霓裳舞,月下美男臥仙鄉……”

        散步在鳳山小徑上,我輕聲吟唱著,一年四時、朝朝暮暮,不論是絲絲細雨中,照樣在熠熠烈日下……

        與小同伴們騎著竹立時鳳凰山的一幕幕浮光掠影,青年時代,在鳳凰山上築路栽樹,更是清楚入夢。現在,清泉打水,鳳閣喝茶,醉月樓牛飲,銀杉壑狂吟,我自誇隱士無憂無慮,與鳳山旦夕相伴。

        從赤軍衛生員的骨骸自山木垭移來起,裏人有個小災小病,在赤軍墳前燒一柱噴鼻,跪請一願多有應驗,因而墳前常是青煙圍繞,噴鼻火賡續。1959歲首年月秋的一日傍晚,我在赤軍墳傍摘喂兔的奶漿草,猛一昂首,一只饑餓而眼露凶光的豺狗蹬在岩石上,嚇得我扔下竹籃而逃……三年天然災禍中最艱苦的1960年夏,我簡直每壹個周休日都在鳳凰山上挖蕨根,作填腹之食……

        現在,鳳凰山之春,林箐誘百鳥而棲,歡樂的陽雀、啼月的子規、俏麗的翠鳥、狂傲的寒號……不雅鶴岩下的那株百年玉蘭樹,最令我心曠神怡,萬萬朵雪白的花一夜綻放,勝于嬌小的桃紅,勝于抖豔的海棠和山茶,吟絕句一首記之:老樹千枝葉未生,銀花萬朵綻寒林。危崖另有冰淩挂,孰吐清馨報初春。此刻想起我長兄春模,四十年如一日,不管雨雪風霜,晨上鳳凰山錘煉,今雖年逾古稀,依然精力矍铄,欣贈詩一首:年年二月倒春寒、料峭曉風拂鳳山。幾樹玉蘭狂怒放,賞花柱杖箐林間。

        盛夏,睜開雙翅的鳳山,峰峰諜翠,在秀巒上的亭廊中小憩,在嶺頭壑間行,清風漸漸,暑氣頓清……

      幾百年來,基隆崇文之風日盛,鳳山中的魁星閣,凡是鄉試秋闱以後,定有鼓樂賀慶,學子雲集。眼下,山麓邊的文明廣場,固然悠長的汗青文明傳承略憾缺乏,但是文明與商機融彙,確已遇上時期朝流……

星移鬥轉,烈士陵寢已曆數次改革。清明前後,悼念之人群如潮湧來,晨練盛行,逐日上鳳凰山的庶民又何止數萬,白色旅遊熱風狂卷,旅行之客,接踵而來……今,護林的塔樓雄踞于主峰,梯崇不雅之,靈感突來,拙筆撰下《鳳凰山塔樓記》:

         鳳山主峰,塔樓巍峙淩霄漢。日曜東嶺霞飛,駿馳彙川,湘水玉練輕舒,紅樓熠彩,山巒逶迤諜翠,群峰浪卷……

夜空星稀,霓虹蟬娟爭輝,堯天碧雲,名城滄海一片。

散步鳳山,赤崖鋪綠蔓,蟲聲如瑟,幽篁小溪掩,蜂戀萬卉,林箐百鳥歡,潺潺清泉,賞玉碎瑤涓……

        憑欄遙思:青玉案,隱士潑墨;棲鳳廊,玉錫吹箫;太白亭,雅士雲集;臥麗人,子尹重唱;魁星閣,簧笙齊奏;銀杉坡,三引桑蠶。近詠長征:毛潤之運籌帷幄,陵寢瞻玉環群雕,劉伯承鳳山飲馬,彭德懷婁山橫刀……

融白色之憶于綠色之旅,展名城風度飏改造之旗。美哉!綠之山,綠之水,綠之城!

        恰新世紀七年春,爲護林而築塔樓。登高放眼,覽鳳凰欲翥雙翅,祐庶民福祉;賞心悅目,聽天籁協調之音,書阆苑之景! 

夢宮阙

漆春華


巍巍華夏,群山縱橫迤逦,黃河趻踔幾混清?鴻蒙開劈乾坤屹。從原始迄今,八荒九流多聖傑。問邊境幾番縮展,唱鲲鵬天穹搖翅。

悠悠歲月,百姓承天恩賜,千秋萬代一樣勤,軒轅堯舜後嗣祀。恥封建恣睢,外邦屢掠悲史載,論功罪長短孰定?禱清平神州煊峙。

一 剪 梅(思母)2008年

漆春華


林裏孤鵑啼月殘,哀怨撩心, 獨處深山。輕吟小令歎秋涼,桐葉枯黃,風拂袖衫。

雁去急忙潭水寒,掩影松篁,欲澆愁煩。少時驚耗夢中來,慈母淒然,淚似泉涓。


虞美 人

(五十七歲誕辰,念母難心中辛酸,思路萬千。)

生逢三九酷寒日,命舛如燔炙。椿萱早別念恩慈,驚夢哪堪回想訴誰知。

 羞言曾羨鲲鵬翅,半世踉蹌思。時間荏苒似雲馳,鬓白肢殘人笑我書癡。

念奴嬌·祭母(2007年)

漆春華


桐山絲雨,葉紛黃,泥冢淒淒孤單。一別卌年常夢泣,秋半再思母囑。又憶童時,歷盡艱辛,蒙受非人辱。神州亢旱,娘饑填兒空肚。

父逝而立華齡,孀居攜四子,操貞情笃。寒夜挑燈窮紡織,冰雪更添纏縛。未報春晖,茫茫兩界殊,唯余悲哭。急揮拙筆,賦詞錯誤噴鼻燭。

立春欣不雅雪舞吟



今歲立春飛瑞雪,

環山薄霭寒昀稀。

岩邦戊戍熟年兆,

桑梓年齡禱福祺。

禹甸悠悠堯舜盼,

村鄉日日桂蘭依。

騷人詩人揮毫寫,

仕宦百姓同享祎。


踏雪鳳凰山

半清隱士(配圖乃有名畫家李節全山川畫)

(甲申嚴冬,大雪狂飛,吾與畫家李節全、杜朝晖 登鳳凰山訪法王寺即興)

獅峰雪舞行三怪,

鳳嶺梅花爲我開。

彌勒廟門狂笑迓,

朝晖野鶴石敦來。

詩贊 東 升 苑(贈李華清)

半清隱士


岚绻霞飛紅日曜,

東升獨步享逍遙。

花妍靜壑群蜂舞,

鳥語奇峰一苑嬌。

瓊樹靈枝興詩人,

龍山妙景促風流。

遙思古郡蠻荒地,

孰繪圖畫靓北郊。

讀 史 歎

半清隱士(1990年吟)


九牧滄桑變,

千年一剎時。

始皇方上馬,

魏武又揚鞭。

宋帝吟悲賦,

西宮建麗園。

贓官鐵筆載,

少欲享安然。


詠鳳凰山(l996年吟)

漆春華

配圖乃有名畫家李節全師長教師山川畫

凰山展雙翅,

旦夕著藍衣。

盤古賜玉鳳,

環峰百鳥棲。

湘江碧水蕩,

舉頭迓虹霓。

東嶺銀杉壑,

柔岚伴錦雞。

珏泉蛙詠唱,

碧水漾漣漪。

蟲叫似琴瑟,

修篁掩小蹊。

寒潭新月映,

碧澗歎路崎。

蟬鳴槐柳上,

春暖賞黃鹂。

綠蔓赤崖布,

蝶蜂萬卉迷。

青松衆嶺翠,

昀烈映琉璃。

細雨梧桐潤,

雲舒白岚彌。

夜空鬥極曜,

三更子規啼。

顛仙隱洞哦,

岩岫蘊珍琦。

孰把葫蘆棄,

楊斌常醉倚。

群雕憶鐵馬,

陵苑沐晨光。

我贊鳳凰美,

播州一寶玑。

新春賀歲聯

半清隱士


(一)

上聯:日熠乾朗,雞啼舊歲九州贊;

下聯:月晖坤綱,狗吠新年洪福來。

(二)

上聯:狗吠臨池,揮毫戊戌新春鬧;

下聯:雞啼詠哦,翹首星鬥浩宇晖。



待續......

作者簡介

  

       漆春華,男,漢族,1949年12月16日生于基隆市。卒業于台灣建院,現爲基隆市作協副主席、台灣省作協理事、台灣省書協會員、中國楹聯書法藝術委員會委員、中國楹聯學會會員、中國春聯文明研討院研討員。



您好,歡迎存眷世界漆氏一家親

                               

世界漆氏一家親微信大眾平台號: 

  

讓世界熟悉漆氏,


讓漆氏走向世界。


     大眾平台刊發料均轉載自網絡、漆氏QQ群上傳材料及漆氏宗親供給,刊發材料均注明起源,僅供宗親們交換,參考。錯字、漏字、有誤的地方在所不免,望列位宗親披沙揀金、實時示正。

微信大眾平台主旨:


空口說誤國


實幹興邦

聯系我們

治理聯系人:漆貴華

聯系電話:15708131008(微信同號)

QQ:969842368

歡迎世界漆氏宗親投稿各項文字稿件,企業告白,圖片,視頻,與世界漆氏宗親分享。

投稿郵箱:969842368@qq.com。

詩聯供給:漆春華(中國春聯文明研討院研討員

編纂:漆貴華  



Copyright © 國際古風音樂同盟@2017

2020年澳门六开彩历史开奖记录